深圳办公家具厂LOGO
深圳办公家具厂联系电话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家具问答 » 办公家具价格

《原创已死》的惊心追问:办公家具行业抄袭之风何时休?

《原创已死》,9月6日,一般工作室老板沈文蛟在品牌公众号发布的这篇文章,带着一点决绝的意味,控诉原创设计产品NUDE衣帽架被抄袭至销售困境,这个黑底红字的标题,再次向大众撕下了办公家具行业抄袭乱象的遮羞布。

办公家具大班台实物图办公家具大班台实物图

  1  

 

当抄袭成为行业潜规则

 

回顾中国办公家具行业这一路以来的发展,客观来讲,从来绕不开“抄袭 二字。

 

早几年,精明如中国办公家具商,乐意花钱去国外展会偷学新产品、新潮流、新趋势,回国后就照搬抄袭、模仿,用比原创更低廉的价格抢夺市场,抄得老外都怕了,导致如米兰、高点、科隆之类的世界顶级办公家具展,在随后都不允许观众拍照,尤其是一些原创展区,更是拒绝中国观众进去。

 

从冲进国际展会抄袭国外品牌,到抄袭身边日渐成熟的国内品牌,中国办公家具圈里的“抄袭大军”一直没闲着。

 

在每年国内的办公家具展上,“抄袭”事件似乎成为了标配。

 

据行业人士统计,自2012年起,多个知名办公家具品牌如荣麟、百强、美克美家等都曾遭遇“被抄袭”的“痛”。

 

直到现在,行业都对“内地抄珠三角,珠三角抄国外”这句行话不陌生。

 

大公司大品牌被抄袭,一些小众设计师品牌也面临被抄袭。

 

随着行业的发展,中国办公家具原创设计力量也在成长,在崛起。

 

 

一批办公家具设计原创工作室的产品赴国外参展,并获得国际大奖,如“一般工作室”、“璞素”、“吱音”等在国内外都拥有一定的知名度。

 

2012年开始,上海国际办公家具展重金打造DOD——中国设计师作品展示交易会,现已经成为中国办公家具原创设计力量展示的重要平台。然而这些原创设计的产品,遭到电商平台上无情的拷贝、复制,如上文一般工作室的核心产品-NUDE衣帽架,其正品的销售被淹没在某电商平台众多仿冒产品的围攻之下,导致一个工作室陷入了生存的困境。

 

  2  

 

维权只能自求多福?

 

 

原创与山寨,看上去差不多,实则原材料失之毫厘、差之千里,其相似度常常让消费者傻傻分不清楚,对原创造成很大的损失。

 

在抄袭之风下,原创者的维权道路渺渺无期,只能“自求多福”。

 

大多原创者诉诸法律,乐观情况是经过漫长的时间等待后,取得胜诉,但是抄袭者的经济赔款遥遥无期,起诉“划不来”;悲观情况是面对海量的电商小作坊,根本就找不到起诉对象,即便是第三方平台介入让产品下架,这些商家还会继续选择另一款抄袭。

 

大多数情况下,原创者只能是联名抵制,“自求多福”:如一般工作室沈文蛟在2017年发《原创已死》微文及在2016年发起的“支持原创、反对山寨”的万人签名活动;2015年平安夜,中国家居品牌联盟率80家家居企业集体喊话马云打假,3天后,数十家流通品牌及线下450家商场联合声援,达成 “最长统一战线”,希望改变淘宝山寨横行给办公家具行业带来的困扰;某办公家具展上,原创老板自己办了一个“原创VS赝品”展,苦口婆心教导抄袭者正确的方法,表示只要有能力按原版设计,就不再过多追究。

 

 

 

所以这些努力,效果甚微。目前,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,山寨产品依然招摇过市。

 

业内人士表示,办公家具业目前的“怪圈”是大家互相“借鉴”,真正花心思投入研发、设计和创新的企业少之又少。

 

中国自古就有临摹一说,古为今用、洋为中用的案例不在少数,但大品牌往往会在借鉴之余加以创新,而小品牌则直接拷贝。

 

“抄袭”是办公家具行业的“原罪”,今天,抄袭已经成为了一个毒瘤,阻碍了行业的创新,阻碍办公家具设计的发展。

 

如果抄袭继续以借鉴的名号,蔚然成风,造成劣币驱逐良币,那行业生态将会失衡。

 

当我们憧憬美好、希冀文明的时候,每个从业者是否在自觉地成为一个绅士,成为一个文明的创造者,而非颠覆者?

 

办公家具行业的创新与创新保护的风气,还需每一个从业者自觉、自愿地,发生内心地行动,才有可能真正形成。

相关产品
相关资讯
LINK